醒來睜開眼,太陽尚未升起,天氣依舊寒冷,但不減我嚮往聖河的機動。從飯店到恆河約15分鐘,一路上車子少了許多,或許是我們很早出發吧!到了河階附近,見到許多的外國人,相信大家這麼早起的目的只有一個-就是去看恆河的日出。

我們乘坐在船上,河階的景色和人群的行為,一目了然。腦中想起的「恆河水菩提樹葉古老的情節」果真是如此,瓦拉納西,此時給我的感覺真是這樣!隱隱約約還可見霧氣,周糟的人卻無視霧氣的存在,無視寒冷,將身體浸入水中。試著把雙手浸入河水中,只有一種感覺「好冷的水」
 

整各城市沿著恆河西岸發展,我們的船隻駛向河中的沙洲,就在我靜靜的眺望恆河水時,東方寒冷空白的霧氣中,旭日已經緩緩探出了頭。此時的恆河的日出,令人感到寧靜而不想破壞,多想時間停在這一刻,讓我內心達到真正的寧靜。

這時小進已經在趕人了,搭船回程時,學姐猛然一聲,才發現到太陽已把恆河撒的金光閃閃。再看河階上的人們,似乎日出對他們來說只是生活的一部分,大家依舊做著自己的事情,並沒有因為日出而暫停。


    接著我們來到了火葬場,冒著白煙的河階,堆著一座座高架起來的木材,距離太遠我無法看清楚。只覺得空氣中有一股詭譎的氣氛,難以言諭的味道,這是「死亡」嗎?在台灣通常路上遇到喪事就會快快走過,但是現在我卻很想待在那,可惜禁止拍照,我只好用「目視」努力記住這場景。當下我真的覺得,死亡,並不恐怖也不需要悲傷,這是生命的一個過程罷了,是自然的一個部份。不必需要大張旗鼓、大肆花費來證明子女的孝心,珍惜生命的珍貴,才是我們該去做的吧!!

火葬場

上了岸後,小進帶著我們穿越小巷,沿途的惡臭及牛隻任意來去,加上滿街的垃圾,破壞了剛剛的美景。我們來到了有名的印度廟。一樣的安檢依舊徹底,但是進去廟裡必須拖鞋,地板又是如此的潮濕,最後只有六人進去(若非學姐堅持,我也不是很想)。我只能說我們是觀光客,一開始有莊重嚴肅的感覺,但是等到僧侶要我們捐錢祈福時,開始覺得在騙錢吧!什麼「one doller for one parent, father or mother . Both need two doller 我就還是只捐獻了一美元。團員鄭先生捐了100盧比,那位僧侶把他一家人都祝福完了「everybody all happy」真的是斂財!!


終於喝到陶瓷杯的Chai..頭上的紅點是印度廟的僧侶幫我點上的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cien 的頭像
acien

流浪地圖

ac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